杭派女装越来越“韩派”
2015-01-15 10:05:00   来源:浙江日报   点击:

“2002年到2005年,我们提出‘中国女装看杭州’。浙江的女装以少淑为主,但个性化不是很多。现在,90后慢慢成为女装的消费主体,她们的购买欲望,要求女装企业探索越来越多的个性化需求。”浙江省创意服饰协会执行会长汪昌斌说。

     “备年货,怎能少了漂亮的新衣服?”这句话,对于强劲的女装消费来说从不过时。

  从去年“双十一”、“双十二”和跨年夜的服装大促,到临近年关的新衣热,服装产业噱头不断。但你是否注意过,待在衣橱里的流行服饰:相似的蝴蝶结、直排的大纽扣、造型雷同的图案,仔细看下来竟难辨出自何地何种设计。

  “2002年到2005年,我们提出‘中国女装看杭州’。浙江的女装以少淑为主,但个性化不是很多。现在,90后慢慢成为女装的消费主体,她们的购买欲望,要求女装企业探索越来越多的个性化需求。”浙江省创意服饰协会执行会长汪昌斌说。

  杭派女装“韩风”劲

  凌晨四时多,冬日晚起的太阳没给大地丝毫光亮,杭州杭海路31号到59号却早已灯火通明。这个地址,几乎被服装店老板们熟记,每天这里留下的足迹超过7万人次。

  肖婧婧穿了双运动鞋,腰间挎着一只手包。刚二十三岁的她,已是有3年经验的服装店老板。她说穿得轻便点可以多带些东西回去,来一趟的成本一定要赚回来。

  在这个聚集两千多摊位的四季青女装批发市场,从不曾间断的吆喝声到时刻匆忙的步伐,处处透露出“四季青”三个字在中国女装界的地位。国内的女装主要分为杭派、广派、汉派、京派和沪派五大派系,有明显的区域划分。由于地处杭州,杭派女装成为“四季青”的主打系列。

  “上次带回去的一套简约风的呢子大衣卖得很好,这次准备多带几件回去。再看看有没有好看的打底衫。”肖婧婧的店开在海宁,每隔一周她就要来“四季青”一趟,这次相中的呢子大衣批发价在190元左右,拿到店里可以卖250元到300元。

  时针拨回二十年前,中国美术学院、浙江理工大学等几个院校的服装系毕业生用几台缝纫机开始白手起家,独特设计剪裁后的新概念服装“杭派女装”出现了。彼时的杭派女装用料多以丝绸为主,设计理念时尚知性。

  刚到“四季青”,记者就奔向杭派女装的大楼一探究竟。从新杭派女装区的底楼橱窗到三楼室内摊位,随处可见以“韩佳人”、“韩都”、“韩村”等字眼命名的店铺,所售卖的衣服也有着明显的韩式元素,而这些衣服与市场其他店铺的女装也高度雷同。如肖婧婧看中的那款呢子大衣,几乎可以在一半以上的店铺中找到。

  在“四季青”的几大女装城内,杭派女装几乎变身“韩”派女装。这股“韩风”,伴着韩剧和韩食的盛行一直未降温,也让“四季青”的杭派女装面目全非。

  当记者以开网店的身份寻求工厂店合作时,摊主们都表现出极大的热情。“我们有自己的工厂,什么风格都有,就是什么好卖做什么。”在一家女装店老板看来,只要是浙江地区工厂生产的女装都可以叫做杭派女装,风格可以随大流而定。

  电商“狼烟”四起

  一款超长羽绒服,在夏菲瑞天猫旗舰店上以每日上百件的销量增长。去年“双十一”单日销售额14万元,“双十二”10万元,临近年关,店主云天阁又开始忙起来。

  “2011年毕业的时候,电商是大趋势,而女装又属于其中的热门产品,对于刚创业的我来说更易出成绩。”3年来,借助于电商平台的飞速发展和女装市场的稳定消费力,云天阁的夏菲瑞品牌女装终于有了不错的成绩。

  在当前的网络购物中,服装占比最多,这种天然的联系让电商女装在不断的较劲中更新换代。一组统计数据告诉你,自去年年末开始,以销售服装为主的优购时尚商城,女装的销售额同比增长40%。而此前,2014年天猫“双十一”最终单店销售额前七位中有三家是服装企业。

  打开淘宝官方网站,输入关键词“杭派女装”和“棉服”,出现的产品多达上百页,价格也从三十几元到两千多元不等,甚至同一款棉服在不同的店铺还会出现两倍以上的价差。一些刚起步的女装店,为了快速“吸粉”往往需要压低售价,却难见靠设计取胜的个性商铺。

  “一开始我们就给自己定了标准:专注、极致、差异化。我们发现夏装和冬装是卖得最好的,春秋装销量不行。那我们干脆就只做冬装和夏装,而且每季只出十款新品,做精做细。”云天阁的网店规模不算大,但一开始他就请来学设计的姐姐“助阵”,坚持做自己的品牌,为了节约成本,加工这块对接专业的工厂做。

  在云天阁看来,现在很多线下女装店处在不盈利的状态,都想在电商环境分一杯羹。

  电商对服装行业而言绝非简单的产品销售渠道,真正带来了服装产业的变革。不论是稳扎稳打的“夏菲瑞”,还是强势崛起的杭州第一电商女装“七格格”,都透露出杭派女装洗牌进行时的信号。

  “相比传统的女装销售,我们的设计会在上市前品牌曝光进行市场调研,这种面对面的交流是双赢的,信息对称了,也降低库存风险。”云天阁告诉记者,电商女装最好做的时期已经过去,现在已经到了自我转型的关键期。

  创意联盟新抱负

  2014年12月9日,逾百家从事服饰创意的企事业单位和社会团体聚在一起,成立了浙江省服饰创意协会。不只是杭派女装,柯桥纺织原料、濮院羊毛衫、海宁皮革产业等几大服装产地都在通过抱团取暖的方式自我升级。

  “协会最大的目的是为浙江的服饰企业搭建一个公共的服务平台:从设计的角度,做企业品牌孵化研究中心,改变以前多贴牌加工的状况;建立供应商面料数据库,提高合格率,做好上游控制。”汪昌斌认为,这些努力最终是为了守住浙江服饰的三条生命线:品质、研发和市场管理。

  在女装市场里,根据年龄不同,业界对其有一个大致的划分:少淑、中淑和大淑三大系列。相对于大淑和中淑顾客对品牌的高忠诚度,少淑顾客更追求差异化和个性化,是杭派女装风格模糊不清、抄袭严重的一大原因。即使是“秋水伊人”和“三彩”两大经营出色的杭派女装品牌,也摆脱不了偏韩版、亲欧美的影子。

  一位拥有多年品牌营销经验的管理人员告诉记者,以丝绸为主的老杭派女装已经无法适应现代年轻女性对服装的审美需求,但新杭派又难以重塑稳定的风格,尤其是服装企业对日韩设计师的引进,自然避免不了相似元素的出现。

  通过电脑摄像头捕捉影像,肩宽、腰围、臂长等身体18个部位的22个尺寸被远程的视觉采集系统收入囊中,输入面料、款式等选项即可完成一款高级西服定制。这套高大上的设备是汪昌斌前段时间在山东一家企业看到的。信息化改变了服装产业传统的代理制,大规模制造的逻辑正演变为“私人订制”的信息共享和销售自主的平台。

  杭州武林路女装街,从此起彼伏的关店潮到入驻武林商圈O2O平台。创意小店借助互联网实现零售业态线上线下的结合经营。可以看到,服装产业的很多转变都与科技相关,时尚与科技的关系相融相交。内涵的奢侈化和价值观的多元化让服装产业变身时尚产业。而时尚产业要求通过各种技艺、创意、传播、消费的因素而改变,对传统产业资源要素进行整合提升后形成一种独特的商品运作模式。

  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后,模仿型排浪式消费阶段基本结束,个性化、多样化消费渐成主流。我省也提出要把时尚产业发展作为升级、改造传统轻工产业的一个战略方向与路径。汪昌斌说:“成立浙江省创意服饰协会,是向这个方向迈出的正确一步。”
    相关热词搜索:女装

上一篇:古装剧服饰纰漏层出不穷
下一篇:南京云锦再登巴黎T台 失传藏青地小莲花妆花罗亮相

分享到:  
联系我们 

电话:4000-418-428

Q Q:2875236511

邮箱:news_sy@chnart.com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