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氏、杨世焯与湘绣
2012-08-14 14:03:16   来源:设计知识资源网   点击:

它是在湖南民间刺绣的基础上,吸收和融化苏绣、粤绣的优点,逐步演变发展而形成的一种具有独特风格的著名刺绣工艺体系。湘绣的工艺特点是:用丝绒线(无拈绒线)刺绣,劈丝细致,绣件绒面花型具有真实感,常以中国画为蓝本,既有绘画之笔墨神韵,又有刺绣的特有表现力。

  湘绣是以长沙为中心的湖南刺绣品的总称。湘绣最初发源于长沙地区的一些家庭妇女作业。它是在湖南民间刺绣的基础上,吸收和融化苏绣、粤绣的优点,逐步演变发展而形成的一种具有独特风格的著名刺绣工艺体系。湘绣的工艺特点是:用丝绒线(无拈绒线)刺绣,劈丝细致,绣件绒面花型具有真实感,常以中国画为蓝本,既有绘画之笔墨神韵,又有刺绣的特有表现力。绣品色彩丰富,色泽阴阳浓淡自然,形态生动逼真,素有"绣花能生香,绣鸟能听声,绣虎能奔跑,绣人能传神"的美誉,是我国四大名绣之一。    
 
  湘绣是在湖南民间刺绣的基础上发展而来的。湖南民间很早就能够刺绣。根据清嘉庆庚午(1810年)的《长沙县志》及光绪丁丑(1877年)的《善化县志》记载,当时长沙地区的妇女普遍从事刺绣作业。但此时的刺绣,只限于自绣自用。除了一部分官僚地主家庭的“大家闺秀”以刺绣来消磨时光和炫耀豪华外,一般的贫苦妇女大都惯于利用农闲季节或劳动余暇,绣制一些实用美观的物品如鞋面、枕头、手帕、小孩兜肚、帐帘等来美化生活。这些作品,内容朴素,有着浓厚的生活气息。直到光绪末年,湖南的民间刺绣才发展成为一种独特的刺绣工艺系统,成为一种具有独立风格和浓厚地方色彩的手工艺商品走进市场,到这时才出现“湘绣”这样一个专门的称谓。此后,湘绣在技艺上不断提高,以致成为蜚声中外的刺绣名品,这些成就的取得与早期的湘绣绣上魏氏和湘绣画师杨世焯的卓越贡献分不开。
 
  一、绣工魏氏
 
  魏氏是湘绣创始时期杰出的女绣师,是现代湘绣的创始人与奠基者。魏氏(1842--1914),不知其名,因嫁与袁氏为妻,又称袁魏氏,湖南长沙人。因家庭生活困难,其夫袁理安便进城在他亲戚所开的绣庄里做学徒。当时湖南的绣庄主要以运销苏绣、粤绣产品为主业务,并不从事刺绣生产。有一次,袁理安偶尔带回家一对黼黻,她便模仿着刺绣,然后由大夫带回城里托售,居然很快卖了出去,她以后便接着不断地绣制黼黻,以刺绣所得来补助家用。在绣制的过程中,由于她勤学苦钻,很快便掌握了一些刺绣技巧,她的绣品也迅速获得销售。为了提高刺绣技艺,1886年,魏氏进城拜访当时已在长沙开设绣庄的另一位刺绣高手胡莲仙,向她学习参针新绣法,并索取绣稿花样,交流刺绣技巧。在向胡莲仙学习的过程中,两位绣工结下了深厚的友谊。在以后的实践中,两位绣工对当时的绣艺进行了革新和创造,在苏绣和湖南民间刺绣艺术的基础上,参合粤绣的特点,初步发展了湘绣工艺。
 
  魏氏与胡莲仙在绣艺上的革新与创造,最重要的是率先运用了参针新绣法并使之推广。
 
  参针为名门绣女李仪徽首创,后来发展成为一套完整的刺绣针法体系,成为湘绣的主要针法。参针主要用于同一色彩由深至浅或由浅到深的过渡,表达出逐渐变易又混合均匀的色阶,刺绣时,针与针之间的衔接必须参差不齐,互相交错,且不着痕迹,交接搭线不可过长,也不可一线太长,一线太短。参针又有接参针、拗参针、挖参针、排参针、直参针等的区分,分别施用于不同形状物体的刺绣。湘绣独特风格的树立,近代湘绣的迅速崛起,同这种针法的创造、发展有密切的关系。
 
  始出的湘绣,受苏绣的影响较大,表现为颜色分层着色,用线不分阴阳浓淡。一层一种颜色,针脚长,平铺直插,因而画面呆板。参针的运用改变了这一状况。参针能正确表现物体本身各部分的色彩和受光程度,以点染出画面的浓淡阴阳向背,使表现的形象生动,近情合理。湖南省博物馆收藏的魏氏晚年所绣的八件枕档,就运用了参针绣法。枕档取材于金石瓦当文字,由于运用了参针,其画面虽然不是渐次变易色级的,却已分出了阴阳浓淡。绣品简单素净,醒目别致,具有真实感,已脱离了早期湘绣画面板滞的状况,非早期湘绣所能比。
 
  魏氏对湘绣业发展的又一贡献表现在,她与胡莲仙一道改变了刺绣用线,并发明了“绒线劈丝”的特殊技能。早期湘绣承袭苏绣的做法,绣线采用杭州或松江出产的绒线。当时在长沙,这种线价格昂贵,又因绣工多为农妇,中途学绣,嫌它大腻滑,不易牵引。后来,魏氏和胡莲仙一道,将绣线改用湖北沔阳、河溶、沙湖一带的丝绒。这种绒线是一种未经绞合、无一定规格的原线,须经加工后用指甲将绣线劈开成细线后才可使用。开始采用这种丝线,因丝质不大好,易使毫光蓬勃,减低了颜色的亮光。为解决这一问题,魏氏和胡莲仙在实践中发明了运用荚仁溶液蒸发再裹竹纸揩拭的方法,使丝绒不再起毛。湘绣绣工劈线,是一种特殊的技能。现代湘绣绣品所具有的匀薄细腻的特点与这一技能的发明及劈丝技能的日益进步分不开。在魏氏和胡莲仙之后,继起的湘绣绣工将劈丝技术进一步提高,劈丝极为精细。以手指劈线可将线劈至2开、4开、8开甚至16开,细若毫发。丝线劈开后,千丝万缕,分辨不出差别,但绣上质地,从反光中便分外醒目。绣出的物品,无论是山水、花鸟还是人物形态,都意境微妙,具有特殊的艺术效果。
 
  魏氏对湘绣业发展的另一杰出贡献在于她广收门徒,将自己杰出的绣艺无私地传授给长沙城乡的广大劳动妇女,使她们在从事刺绣的过程中互相观摩、互相帮助、取长补短,促使湘绣技艺在农村推广。还是在1884年左右,始学刺绣的魏氏便以刺绣所得作为家庭生活补助。当时她每三天可绣一对黼黻,售价银洋1元,可买谷子1石。她的这一成绩刺激了袁家坪一带的贫妇,也纷纷学绣。以后,技艺日趋成熟的魏氏先后在长沙东乡的袁家坪及邻近的沙坪传授弟子一百余人,以后又及于长沙西乡的渔湾市、荣湾镇、三(左石右叉)矾一带,使这些地方的刺绣日趋发展,并涌现了不少刺绣高手,成为湘绣生产的中心地带。现在,这些地方的新老绣工,莫不知道她们的创业之祖魏氏。
 
  在魏氏的支持下,1899年,魏氏的儿子袁谨荪在长沙八角亭开设了“锦云绣馆”,这是继胡莲仙的儿子吴勋臣1898年在长沙红牌楼开设的“吴彩霞湘绣馆”之后的第二家湘绣馆。绣馆的设立促进了湘绣业的商品化。从此,湘绣的商品生产便蓬蓬勃勃地开展起来,形成了繁荣发展的局面。
 
    相关热词搜索:魏氏 杨世焯

上一篇:谈西北丝绸之路的非遗保护
下一篇:夏绣艺术赢得书画家范曾“芳心”

分享到:  
联系我们 

电话:4000-418-428

Q Q:2875236511

邮箱:news_sy@chnart.com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