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负缂丝不负心
2012-12-25 09:08:22   来源:《礼志》杂志   点击:

宋元以来风行的皇室御用织物——缂丝,最大的特点在于经彩纬显现的花纹,具有犹如雕琢缕刻的效果,极富双面立体感。由于其独特的美学工艺,以及由此传达出的传统生活审美情操,至今仍然影响着一批富贵雅士趋之若鹜。

缂丝

  穿过车水马龙的苏州新城,漫步在小桥流水的老街,推开林荫中古色古香的大门,吱嘎吱嘎的织机声做渲染,两位在织机前缂丝的织女做牵引,让我穿越到了“唧唧复唧唧,木兰当户织”的古代。看到有客人来到,织女们也没有停下手上的丝线,只婉尔一笑示意我上楼 :如同武侠小说中闭关的武林高手在潜心修炼,王金山已好多天没有下楼—装裱好的、没来得及装裱的缂丝作品就如同壁画一般不放过一寸裸露的墙壁,堆积如山的书籍占满了房间中央的大方桌,只留下一尺见方给王金山。
  
古老的缂丝手工工具

古老的缂丝手工工具
宋缂丝织机(互动式双综双蹑织机)
宋缂丝织机(互动式双综双蹑织机)

  已是九月中期,但秋老虎依然威猛,老式电风扇吹出的热气能把桌上的纸吹成飞舞的风筝,把桌那头王金山的银发吹成劲草,却吹不走他额头上的汗滴。很难想象这就是缂丝业唯一的国家工艺美术大师,缂丝非物质文化遗产唯一的代表性人物。虽然已经声名在外,但他依旧如旧时“十年寒窗”的书生,以无人问、也不问人的态势奋笔疾书。王金山在书写的是缂丝工艺专著,这是国家交给每个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人物的任务,更是他毕生心血的总结。

  缂丝,因外形有“承空观之如雕缕之像” ,如同用刀刻出来的丝绸,因而又称刻丝。缂丝是中国丝绸工艺的最高巅峰技艺,被誉为“织中之圣” 。因为图案精美,工艺极为复杂,得之不易,因而又有“一寸缂丝一寸金”之说。自宋元以来向来一直都是皇家御用织物。然而自清王朝灭亡后,朝廷这一最大的买主消失,缂丝逐渐衰落。至建国之初,缂丝已经濒临灭绝。为了保护缂丝工艺,1954 年成立了“苏州市文联刺绣生产小组” (苏州刺绣研究所前身) ,邀请了两位缂丝老艺人沈金水、王茂仙进行缂丝制作。1956 年招收了第一批二十多位青年学生,17 岁的王金山就是其中一位,也是唯一坚持下来的 :17 岁开始学习缂丝,如今已 72 岁高龄,55 年从未间断缂丝之路。他见证了当代缂丝从潦倒到中兴,再到衰落的历史 ;缂丝也见证了他的青春年少、年富力强、年华老去。他的人生是与缂丝同步调的,也可以这么说,中国当代的缂丝业也是和王金山捆绑在一起的,王金山,就是一部中国当代缂丝断代史。

缂织细部环节:这种纯手工的织艺特别耗费心神,成就了凝聚生命力的华服。

缂织细部环节:这种纯手工的织艺特别耗费心神,成就了凝聚生命力的华服。
 
业界有人把王金山比喻成一部中国当代缂丝断代史。

业界有人把王金山比喻成一部中国当代缂丝断代史。

  和缂丝结缘完全是偶然。 “当时还没有非物质文化传人这一说,选择缂丝时,自己还根本不知道缂丝是什么,只是听人说缂丝是文化瑰宝,学好了可以成名、成家。于是就开始头脑发热” 。当真的进入这一行后,他才发现缂丝是个慢工细活。师傅沈金水告诉他,缂丝学艺三年才能基本上手,学艺十年才能织出像样的作品。成名、成家要看自己的悟性,更要看自己的造化。不专心,无恒心的人学不了缂丝 ;文化素养不高,没有美术功底的人,缂丝上不了档次。

  果然,师傅的话很快应验 :一年未满,学徒走了一半。而王金山却把自己书画、绘画上的美学修养,把自己知识份子的特质(初中毕业)体现在工作中,很快就脱颖而出,被评为“先进青年徒工” ,出席了全苏州的工人表彰大会。参加完表彰大会,  就开始有人用“大师”来称呼他,虽然知道这称呼有调侃的味道,但是他却很享受这种飘飘然的感觉, “成为货真价实的大师”的信念也由然而生。正当他准备把更多的精力投入到缂丝之中之时,行业形势发生了转变,主要用来出口的缂丝作品因为政治原因无法出口,这极大打消了缂丝学员们的积极性,留下来的学徒工纷纷转行。进入了诸如无线电厂、医院这些“有前途”的行业。看到同学们纷纷离去,王金山也开始动摇。但是当他路经缂丝生产室,看着年迈的师傅一个人对着二十几台老旧的缂丝机时,他决定留下 :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就由我来做缂丝业的状元吧,哪怕整个行业就只有我一个人。

穿针引线的缂丝工具令人心驰神往于某种精致的生活。

穿针引线的缂丝工具令人心驰神往于某种精致的生活。
 
缂丝美娘全神沉浸在缂丝织 锦的状态中。
 
缂丝美娘全神沉浸在缂丝织 锦的状态中。

  没有人和他抢这状元头衔,他却更加用功,就如孤胆英雄般一个人战斗,誓要将缂丝进行到底。缂丝是个精细活,要分清经纬是件伤眼睛的事情,有一次他周末缂丝回家,发现一个恐怖的现象 :家里每个人脸上都布满丝线—不分工作周末的缂丝让他出现了幻视 ;有好多次,当他午夜后关掉缂丝室门,走下楼
后,却发现缂丝室传来吱嘎吱嘎的声响,当他上楼开门,却又发现缂丝室空无一人—不分上班下班的钻研让他开始出现幻听……那段时间,王金山对缂丝达到了疯魔的程度,但正所谓不疯魔不成活,这段时间的疯魔奠定了他日后成为大师的基础。

  1963 年,故宫博物院开始了宋缂丝名家沈子蕃代表作《梅鹊图》的复制工程,请求苏州刺绣研究所选派缂丝专家赴京。当时,研究所缂丝专家因为年事已高,曾出现过因为眼力不济导致为上海博物馆复制缂丝珍品失败的先例。而这一年, 王金山已经在缂丝业崭露头角,以宋徽宗画作《柳鸭芦雁图》为粉本的同名缂丝作品夺得了苏州市工艺美术优秀创作二等奖。 为了避免再出复制失败,也为了试一试王金山的火候,研究所决定派出年仅 23 岁的他进京。

  沈子蕃是缂丝历史上的传奇人物, 《梅鹊图》更是缂丝史上可遇不可求的佳作。故宫的要求是 :不仅要复制得形神兼备, 还要展现其破旧感。要复制出 《梅鹊图》 ,意味着同缂丝宗师沈子蕃过招,要展现出破旧感,意味着要让手上的丝线穿越时空隧道。要想复制一千多年前的文物,只有技术是远远不够的,文物的背景,沈子蕃的美学理念,甚至缂丝的发展脉络都得弄清。所以,为了确保复制能成功,故宫请来了工艺美术大师徐绍青专门教他控制色彩和缂丝经纬密度,专门开放了故宫珍宝馆让他研究历代工艺美术作品找灵感。大师的言传身教,故宫国宝的艺术熏陶,让他开始蜕变。

  故宫给了王金山足够的空间,他也给了自己足够的自由 :不急于动手复制,而是花了大量时间来研究故宫历代缂丝藏品, 这让他对缂丝有了高屋建瓴的认识。他还“不务正业”的贪婪研究缂丝以外的所有工艺美术作品。在他的理念中,虽然“术业有专攻” ,他要认缂丝为一生的事业,但是缂丝艺人必须要全面,要懂得尽可能多的和缂丝有关甚至无关的工艺美术。因为这样在缂丝时,才能做到“触类旁通” 。

缂丝作品:明·缂丝竹杖化龙。

缂丝作品:明·缂丝竹杖化龙。

缂丝作品:宋·八仙图。

缂丝作品:宋·八仙图。
 
缂丝作品:磁地缂丝白度母唐卡局部图。

缂丝作品:磁地缂丝白度母唐卡局部图。
 
  在花了两年时间学习后,花了一年时间,王金山一气呵成地复制出了《梅鹊图》 。当两件作品摆放在一起时,就连故宫的文物专家也分辨不出真伪。就连他自己,也把自己的作品当成了历史文物。看着自己花了三年时间织出的《梅鹊图》被收入故宫珍宝馆。王金山才心满意足地跨出故宫的大门。回到苏州刺绣研究所,就连自己的师傅也对他竖起大拇指,尊称他为“王大师” 。17 岁时为了成为大师而入行,到实现人生梦想,他用了整整十年。为了实现这个梦想,他曾经进入了疯魔状态,也曾经在故宫“闲关”三年。

  在成名以前,为了名声而冲撞。当自己为了行业标杆,这股兴奋就荡然无存了 :自己的艺术风格,决定的不仅仅是自己的命运,更有可能是整个行业的声誉。自己现在面临的,不仅仅是缂丝同仁们的竞争,更要应对苏绣等相关工艺美术的挑战。

  上世纪八十年代,苏绣行业不断出现双面异色、异样的创新作品。这对历代都是两面同色、同样的缂丝作品提出挑战,这时,王金山批挂上阵创作了三异作品《牡丹—山茶—双蝶》 、全异作品《寿星图》 ,把缂丝工艺引入了千年新高度。

缂丝作品:中堂·金地牡丹群蝶图。

缂丝作品:中堂·金地牡丹群蝶图。

缂丝作品:宋·缂丝文石锦鸡。

缂丝作品:宋·缂丝文石锦鸡。

  缂丝在沉寂几十年后,在上世纪八十年代,终于再度繁盛起来。纷至沓来的订单,让缂丝工人应接不暇。一时间苏州地区出现了 “村村有缂丝” 的景象。为了谋求更高利益,很多不具备缂丝技艺的人都加入到缂丝行业中来,导致缂丝的整体质量下降。缂丝几乎一夜之间从“丝中之圣”沦落为大陆货。最终结果是伤害了消费者情绪,在经历短暂繁荣后,缂丝走到了濒危的边缘。王金山虽然是缂丝业的旗帜,但此时他已经年华老去。没有了力挽狂澜的雄心和信心。

  如今,王金山能做的事情就是在退休后开一间大师工作室。带几个徒弟,把自己的技艺倾囊相授。在带徒之余,独守在自己的阁楼中著书立说,把自己对缂丝的全部理解都诉诸文字。有可能,他写的是自己的墓志铭; 也有可能,他写的是缂丝的通行证。今后缂丝该何去何从,王金山说了不算,年轻一代掌握着发言权。他现在能做的就是传好自己这一棒 :世间哪得双全法,不负缂丝不负心。(文、图 / 雷虎)
    相关热词搜索:缂丝 苏州 丝绸 工艺

上一篇:粮食歉收,农民织绸补农业
下一篇:织中名物——缂丝

分享到:  
联系我们 

电话:4000-418-428

Q Q:2875236511

邮箱:news_sy@chnart.com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