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rian Joffe:川久保玲的时尚守门员
2014-08-28 10:31:06   来源:中国品牌服装网   点击:

COMME des GARÇONS 的总裁艾德里安·乔夫(Adrian Joffe),也是川久保玲的丈夫。除了设计,他负责公司所有业务。诸多商业合作和开设Dover Street Marke t都由他提出。

  COMME des GARÇONS 的总裁艾德里安·乔夫(Adrian Joffe),也是川久保玲的丈夫。除了设计,他负责公司所有业务。诸多商业合作和开设Dover Street Marke t都由他提出。
 
  7 月的最后5天,位于北京三里屯的I.T BEIJING MARKET(ITBM)突然关门了。8月初,重新营业的ITBM内多了三个有趣的试衣间,设计分别来自川久保玲、美国艺术家斯科特·霍夫(Scott Hove)以及德国艺术家克里门斯·贝尔(Clemens Behr)。“我们一直对具有创造性、震撼性或是有趣的东西感兴趣,所以我们一直在寻找新的点子,研究如今流行的东西,好让商店变得有意思。”艾德里安说。

Adrian Joffe:川久保玲的时尚守门员
 
  为了重新装修ITBM,川久保玲想在室内打造几个有趣的试衣间。刚巧,他们在杂志上看到这两个艺术家的作品。“‘我觉得他们很适合’,川久保玲对我说,我便和他们进行邮件沟通,最后促成了这次合作。我觉得这是一种缘分。” 艾德里安强调“缘分”一词。为了装修,艾德里安多次往返日本、巴黎、北京三地,而川久保玲在开业当天,看过三个试衣间后,便默默离开了。
 
  如此表面现象,似乎让人觉得艾德里安是川久保玲身后的一个影子,跟着川久保玲的步伐工作。可是,所有与COMME des GARÇONS的商业合作都由艾德里安促成,开设著名的 Dover Street Market(DSM)也是艾德里安一手策划。他让巴黎的COMME des GARÇONS脱离日本公司,并建立了“SHIRT”、 “PARFUMS”等赚钱的系列。“以前日本总公司每个月都要给巴黎公司汇钱,现在巴黎不需要问日本拿一分钱,我把钱送到日本。”他说这话时有些自豪。艾德里安热衷经营这样一个庞大的时装帝国,也心甘情愿躲在川久保玲的设计之后—他为 COMME des GARÇONS 在商业和创造之间营造出一个平衡点。他说:“创造第一位,商业第二位。”
 
  单纯的创造
 
  1982 年3月25日,川久保玲在国际时装舞台绽放光芒的一天,也是争议最大的一天。这已经是她在巴黎推出的第三个系列。在这届的巴黎时装周上,看惯了优雅的高级成衣的法国人,被那些破洞的羊毛衫、不对称结构的夹克、褪色的过膝裙震惊得瞠目结舌。刻薄的法国时装人当时用“广岛原爆装”和“精神病服装”形容川久保玲的设计,甚至揶揄道:“这是为展现赤贫而诞生的新风格,前往税务局或要求加薪时可以穿这些衣服。”另一方面,称赞的呼声也不绝于耳。“很多人意识到这一点。他们先不管美与丑,因为他们发现了新的时装。”艾德里安说。很多激进的时装人不希望每年看到一样的服装,他们觉得时尚应该前进,应该变得强有力,不然就没有进步。艾德里安还记得,一些朋友看了秀之后对他说:“我不能肯定我会喜欢,但是至少它们是有趣的。”
 
  COMME des GARÇNS 1982 年秋冬系列的秀场后台,该系列如同一个炸弹,在巴黎引起两种不同的极端评论。
 
  那时的艾德里安还未加入 COMME des GARÇONS,也不认识川久保玲,但他在 1970 年代时就知道这个品牌。“她那时的设计已经很酷了。”艾德里安说。即便再离经叛道的设计,还是需要各种养分,川久保玲的设计养分则来自 1970 年代的欧洲。当时经济低迷,可新浪潮运动和朋克文化的兴起,让年轻人反叛的思潮一波接着一波,这股风潮为川久保玲的设计提供了丰富的创意源泉。黑色在当时还不能算是高级时装的颜色,可川久保玲义无反顾用上了它。
 
  “川久保玲的设计很多时候是对某样东西的反应。有时,她的反应是对她看到东西的抗争,或者震撼、生气的感受,这些都会催生下一个系列。” 艾德里安如此评价川久保玲的设计。 作为一个西方人,他从没见过川久保玲给自己划定文化或种族界限,她不会让这些东西来干扰自己的工作。“从一开始,她就抛下了关于东西方社会习俗和文化先入为主的观念,因为所有这些东西都和她的工作无关。我坚信她的工作处于创造力所能达到的最高境界。人们可能称之为‘单纯的设计’,她抛开所有关于道德、国籍、社会的问题。很多时候只是单纯由一个感觉、一种情绪出发。”他还记得川久保玲 2000 年在纽约的 GAP 店里看到很多黑色的服装,她对快时尚与黑色的结合感到非常讶异。“她对我说,20 年后,居然所有东西会变成黑色和哥特了。”作为对此的回应,川久保玲在次年创作了“关于冲撞”的系列。
 
  艾德里安决定加入这个品牌,是在 1987 年。刚到巴黎时,公司只有一间很小的屋子,没什么工作人员,主要工作是整理新闻报道、向外推广介绍品牌以及联系时装秀的事务工作。“来巴黎发展对她而言是一个至关重要的选择。她希望站上世界舞台,现在再看看,这个选择无疑是正确的。”
 
  川久保玲于 1992 年在巴黎嫁给了艾德里安·乔夫。“她穿着白衬衫、黑裙子,打扮很简单,可我觉得非常酷。”她的丈夫回忆说。
 
  从不过问设计
 
  在 COMME des GARÇONS 待了 27 年,艾德里安始终坚持不过问设计。“川久保玲在任何事情上都坚持全情投入和完全控制,特别是设计。设计外的业务,她几乎都交给了我。” 艾德里安自认是一个有头脑的商人,也正因为他,天马行空的创意与脚踏实地的生意策略在 COMME des GARÇONS 同步推进。
 
  川久保玲和艾德里安始终保持同样的观点—主线虽然在设计上充满着疯狂的元素,可依旧是整个 COMME des GARÇONS 的引擎。这是艾德里安平衡商业与设计的重要支撑点。“这一点不会变,她尝试做未曾做过的东西,完全是为了自己 。”42 年前,当川久保玲刚开始设计的时候,一切都是新的—因为她之前什么都没做过。可随着时间的推移,设计可能性的宽度缩小了,继续使用当初所坚持的理念、保持创新的决心也变得越来越困难。即便如此,川久保玲依旧不忘初心。而艾德里安所做的,便是在由川久保玲奠定的品牌核心基础上,让一个个商业系列紧随其后—当品牌精神已薪火相传,商业系列顺理成章地跟着这辆火车一同前进—如今男装女装的近 6 个主线分别占销售额的 10-15%,其他的副线则是 8%。“商业并不是一个肮脏的词汇,我喜欢商业,我们在一天内能有 50 万美元的销售。”艾德里安说。
 
  艾德里安顺便提到了如今在商业上非常成功的“PLAY”系列。“这是川久保玲的想法。”他说。这个系列创建于 12 年前,绝对是颠覆性的。在艾德里安看来,“PLAY”是设计的对立面,仅依照基本款的形式出现。对川久保玲来说,这是一个新的方向,之前她希望自己的设计必须是新的,而现在做一个并没有经过设计的系列,只有一个 Logo 的 T 恤和 Polo 衫,这个点子对于 COMME des GARÇONS 来说就是全新的。“它并不减少任何东西。它只增加对于公司的表达,川久保玲做的任何事情都是对价值诠释的一个方式。” 艾德里安甚至透露,虽然刚推出的时候,“PLAY”系列的反响并不好,可现在它成功到疯狂的程度。
 
  当然,在 COMME des GARÇONS 这个时装帝国的庞大系统下,艾德里安所提出的商业建议并不都被川久保玲所采纳。“她是我的老板,也是一个强硬的控制欲者,可她愿意接受新的方式和信息。”艾德里安说。两人每天要为一件事讨论近十次,当遇到分歧时,川久保玲会委婉地说:“我不同意你,但你可以去试试。”
    相关热词搜索:川久保玲 时尚 Adrian Joffe

上一篇:不为人知的领带密码 或暗藏国际政治秘密
下一篇:LADY GAGA对话Karl Lagerfeld:我才是最成功的作品

分享到:  
联系我们 

电话:4000-418-428

Q Q:2875236511

邮箱:news_sy@chnart.com

微博: